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萧萧落木的博客

放飞心灵 广交朋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永恒的记忆  

2012-11-10 20:0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岁月飞逝,一晃三十年已过。虽不能说是桃李遍天下,但教的学生一茬一茬,很多由于时间的久远,姓什名谁早已淡忘,偶尔在上班的途中碰到这样的情形,梁老师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你的学生。每当此时,记忆的闸门瞬间被打开,从教生涯中的一一幕幕闪现在眼前,让人回味无穷。
         本人1986年秋调入二完小,担任12班的班主任。该班我从四年级带到六年级毕业,印象很是深刻。这班的学生个个生龙活虎,个性鲜明。也许是那时年轻,没有现在这样刻板,要求严格,能和学生打成一片。课外经常与他们一起做游戏,节假日带他们到野外进行活动,很受他们欢迎。学生非常喜欢和我呆在一起,放晚学后,银霞、杨建、洛京、方怡等10多名学生总是要与我一同回家,一路上,他们前呼后拥,问这问那,或缠着讲故事、笑话,那情形现在想来是多么清晰。更有趣的是,这些学生还经常为谁能与老师贴得最近,或是能挽着老师的手走,而争得面红耳赤,有时不得已,只得来个剪刀锤子布来一争高下。每每此时,我绝不干预,让他们自行裁决,我只顾享受那份快乐。时常他们相伴把我送到家。我那两三岁的儿子见了他们也表现得异常兴奋,哥哥长姐姐短,吵着闹着要和他们一起玩。一来二去,儿子就成了他们的好玩伴,就是外出进行野炊或郊游等活动,他们都要我带着儿子去。儿子走累了,他们争着抢着背,有什么好吃的,首先想到的也是我儿子。儿子呢,对他们的感情一天天加深,只要哪天不见他们就会哭闹。就是现在,儿子也会常提到那些哥哥、姐姐,问问他们的近况;那些学生一碰到我,也会打听儿子的情况。当然,那时也有几个调皮鬼,总是要捣鼓点小花样,制造点小麻烦,让你不省心。记得一个秋日,艳阳高照,秋风习习。中午,甄平、刘桦、杨野等六位男生趁着这大好的风光,制造了一起震惊全校的爆炸案——用雷管把学校对面一李姓人家的水井给炸了一个大窟窿。据说,井里的几尾鱼也随着一声巨响,被送上了西天。更为可恼的是,他们竟“狗胆包天”,还大模大样地把那几条死鱼拿回了学校,在同学面前大肆炫耀。可好景不长,到学校还没半小时,人家就找上门了,要求学校查出“肇事者”,严惩不怠。校长派人调查,知道了是我们十二班干的好事,就全权委托我处理。于是,那一下午,就耗在了他们身上。可怜我这位临时警察,调查、取证,忙得焦头烂额,一直到放学,案件才终于明朗。然后,又独自担当起法官的角色,进入了审理程序。可别看这几个屁孩儿,平日里骂骂咧咧,打打闹闹,到此关键时刻,他们表现出前所未有的“精诚团结”,好像事先订了攻守同盟,个个三缄其口,来了个死扛,你“妄图”揪出主谋,没门儿。我呢,无奈中只得来了个以毒攻毒之计,你不吭声,我也不问,就这么耗着。眼看天色渐暗,胆小的杨野竟哇哇大哭起来。这时,其他几个人的心理防线崩溃了,才开始坦白:他们声称看不惯这李姓人家的男主人,因为有几次他们上桃花园玩,都碰到这人在呵斥前去喝水的学生,有一回还扇了一个低年级男生的耳光。他们多次商量要教训教训那人,帮那位男生出出恶气,最后竟想了这一损招。听后,我的气恼消减了一半,心里不免还有些暗暗佩服他们的“嫉恶如仇”。最后,为了平息事态,将他们 批评了一通,每人罚款20元,赔给了人家。呵呵,这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,但好像觉得就发生在昨天。
        如今,这些学生早已跨过而立之年,每每碰上,谈到那些往事,都会舒心一笑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